新聞熱線:0557-3035678投稿:[email protected]廣告投放:0557-3054418
首頁 > 正文

“巾幗利箭”守衛天空 安徽籍女導彈兵在汗水中鑄就國之利器
2019-06-20 15:27   來源:中安在線   作者:   

2018年程巧在西北實彈演習中操作導彈發射車

程巧從近兩米高的汽車副駕駛室內一躍而下

2016年的一天,在西北某地,一列軍列在廣漠無垠的大漠中飛馳。到了集合地點,一輛導彈發射車上的發射筒緩緩抬起,一枚導彈拖著長長的尾焰劃了一個弧形,如利箭般射向高空。“什么時候才能輪到我來發射導彈”,入伍才一年多的安徽姑娘程巧作為“替補”旁觀了整個過程。第一次看到導彈發射場景,她既震撼,又急切地想能夠早點親自操縱這輛威武霸氣的導彈發射車。

程巧所在的連隊是陸軍第75集團軍某防空旅發射制導連,整個連隊都是由女兵構成,她們原先是話務員、衛生員、打字員等后勤保障人員,作為陸軍第一支女子導彈連,姑娘們喊出了“不要叫我女兵,請叫我戰士”的口號,苦練本領,成為了一支守衛我國南疆天空的“巾幗利箭”。

投筆從戎安徽籍女大學生走進軍營

程巧的手指在一次訓練中受傷,縫了四針

程巧正在宿舍里認真學習專業知識

初見程巧,短短的頭發,黝黑的皮膚,走路生風,有的人看到她的側臉照片會說,“這個小哥哥好漂亮”,這名26歲的姑娘已經入伍近4年了,舉手投足都帶著軍人的風范。

程巧來自我省淮北,2011年考入海南師范大學學會計專業。按照她家人的想法,女孩子畢業后,考一個注冊會計師證,找一家企業或者單位上班,結婚生子,才是最正常的生活,但是程巧卻不這樣想。

在程巧班上有一位同學,在大一時就休學參軍,經歷了兩年的軍旅生涯回到校園后,立刻散發出和旁人不一樣的氣質。“她和我們聊天,說軍隊里訓練很苦很累,但是我感覺她變得很能忍耐,看問題的角度和觀點比我們都要成熟。”這對程巧產生了不小的觸動,加上她從小就向往軍旅生活,想過一種不一樣的生活,因此也決心要去參軍。

大二那年,程巧背著家人偷偷去報名參軍,結果被刷了下來,到了2015年大四畢業,她又背著家人再度報名參軍,經過層層篩選,這年9月,她終于如愿以償穿上了綠軍裝,這年海南省只有她一名安徽籍的女兵。“這些我都沒告訴家人,也不想讓他們知道,怕他們擔心,我自己能承受住。”

不甘舒適從后方話務員成為一線導彈兵

程巧正在整理身上的裝備,胳膊上有訓練時留下的傷痕,這對她來說是家常便飯

一名女戰士將通信線纜圈提起,放進車內

剛進部隊,程巧被分到了解放軍某部做話務兵,每天負責通訊工作,風吹不著,太陽曬不著,這被很多人看成是一件“美差”。程巧嗓音甜美,普通話又標準,沒幾天就得到了領導的青睞,新兵連的班長想把她培養成一名優秀的話務員,但這并不是她想要的軍營生活。“我就想在部隊里和男兵一樣,去訓練,去摸爬滾打,而不是坐在后方的機房里,從事后勤或者機關工作。”

到了新兵連第六天,程巧現在所在的導彈連前來征召女兵,來的是一名女指導員,短短的頭發,古銅色的皮膚,看上去就像是一名男兵,這一下就吸引了程巧,她覺得這才是她想要去的地方,便毫不猶豫地報了名,于是從一名話務兵轉變成了一名女子導彈兵。

剛進新兵連,三個月的集訓是每個人繞不過的坎。程巧平時不怎么愛運動,體能是一個大問題,為了能讓自己的成績得到提升,程巧付出了比旁人更多的努力。“在進新兵連之前,我已經做好了心里準備,但到了才發現這三個月很難熬,超出我的想象,好在都熬過來了。”

在訓練期間,程巧發現自己的左腳有點疼,開始以為只是軟組織有點挫傷,并沒太在意,訓練不敢有絲毫放松。三個月的訓練轉眼即逝,很快迎來了考核,3000米跑,100米沖刺,戰術動作,匍匐前進,側姿前進,持槍據槍,一整套考核科目下來,程巧取得了優異的成績。當她脫下鞋子時,才發現左腳已經腫脹變形,連寬松的解放鞋都塞不進去了,送到醫院后診斷為腳骨骨折,足足休養了小半年的時間。

苦練本領從門外漢成長為專業精通的女戰士

2015年12月,程巧結束新兵訓練進入了導彈連,學習導彈發射車專業。一輛輛發射車如一個個鋼鐵巨人矗立在程巧面前,渾身上下“鋼筋鐵骨”,讓柔弱的姑娘不禁產生了一絲畏懼。在學校里學的是會計,剛進部隊又做了幾天話務員,過往所學的知識在這里完全派不上用場,密密麻麻的操作鍵盤更是讓程巧手足無措,

那就從零開始學,程巧暗暗下了決心,一定要征服這個鋼鐵巨人。導彈發射車的支撐腳和地面間要墊上墊板,以保證車輛處于平穩狀態,才能發射導彈。車上共有四塊墊板,實心的木頭,外面包上鐵皮,每塊有10多厘米厚,南方多雨,墊板浸水后足足重40斤。每次訓練姑娘們要從車上將墊板取下,再抱著來到車輛的四角進行操作。

“剛開始根本抱不動,每天練得腰都抬不起來。”程巧身材不高,身體也不算強壯,但是只能勉力支撐著自己練下去,如今她已經可以輕松抱著墊板完成這些動作。“每天都練,連馬甲線都被我練出來了。”程巧和記者開了這個玩笑。

光有力氣還不夠,如何從門外漢變成一名專業精通的導彈兵更是程巧要面對的難題。為了熟悉車輛的性能,程巧每天就和導彈車“泡”在了一起,每個按鈕,每個部件,都刻在了她的心里。有一次訓練,程巧檢查通聯情況,突然發覺車輛聲音有點不對勁,立刻下車檢查一看,發現是油機里的機油濾清的墊圈斷開了,墊圈雖小,但會導致機油滲漏,從而使車輛供電中斷,導彈無法正常發射。憑借嫻熟的專業技術,程巧很快排除了這個故障。“每天都聽車輛的發動聲音,時間長了自然會熟悉,哪里有問題,一聽就能感覺到。”

利箭出鞘成功擊落超音速靶彈

一名女戰士拎著沉重的通訊線纜圈在奮力奔跑

一名女戰士正在揮著錘子將釘子砸進地面

一輛導彈發射車有三名戰士,程巧是車長,肩上的擔子沉甸甸,“車子開出去,全車的指揮,車輛展開,和雷達車通聯,聽指揮車口令,車輛檢查,都是我的一個人的責任。”

正是這種責任感鞭策著程巧不斷前進,在一次訓練中,她的手指被車門夾到,仍然高舉著指揮手旗一路飛奔,到了指定地點后才感到手指疼痛難忍,檢查發現兩根手指骨折,兩個指頭縫了四針。但是她想的卻是自己手指受傷,在很長一段時間里沒法拉單杠了,軍事考核不及格會影響到連隊的成績。

2018年,導彈連再度前往西北大漠進行實彈射擊演練,在前進的軍列上,2年前旁觀發射的場景又浮現在程巧的腦海,不同的是,她已經從一名柔弱的女大學生成為一名堅毅的導彈兵,這次終于有了親自發射導彈的機會。“在部隊的經歷我學會了很多,以前總是擔心自己這個做不好,那個不敢做,現在我連導彈車都會操作,還有什么可擔心和還怕的。”

“滿足條件,立即抗擊!”大漠征塵起,利箭已出鞘,一枚導彈拖著烈焰騰空而起,呼嘯著飛向蒼穹,雷達屏幕上的目標消失,藍軍靶彈被成功擊落,讓剛剛繃緊神經的女兵們,一下子興奮了起來,這次射擊還首創全軍該型裝備擊落超音速靶彈記錄。

據介紹,第75集團軍某防空旅發射制導連,是陸軍最早成建制的女子戰斗連隊,也是陸軍首支女子導彈連。組建以來,導彈射擊3次破全軍記錄,曾在2014年記集體三等功一次。“不要叫我們女兵,請叫我們戰士”,“巾幗利箭”們喊出了這樣鐵骨錚錚的口號。

新媒體編輯:崔明月

相關熱詞搜索:

?
關注我們
微信公眾號
爱你一万年走势图